维也纳会议是欧洲近代史上的重要会议,它满足了反法联盟的要求

根据1814年5月30日反法联军与法国签订的巴黎和约,各参战国要召开国际会议,商讨战后事宜,安排欧洲新秩序。梅特涅颇有心计地要求选择奥地利首都作为国际会议的地址,使外交中心由巴黎、伦敦移向维也纳。这显然有利于他成为会议的实际主持人,同时又能抬高奥地利在国际上的地位。

1814年10月1日,维也纳会议在世人瞩目中如期举行。与会代表216名,奥皇是筹备会议的东道主,梅特涅担任会议主席。这次会议为他“大显身手”、恢复帝国利益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为了扩大奥地利帝国的影响,争夺更多的战利品,他精心组织了声势浩大的阅兵仪式,而且在奥地利政府财政非常拮据的情况下,不惜耗巨资连续举行豪华的舞会、宴会、招待会。在这些活动的掩护下,他利用会议主席的身份,穿梭于各大国代表之间,频繁进行外交活动,力图使分赃更有利于奥地利。出席维也纳会议的法国代表塔列朗在给路易十八的报告中一语道破梅特涅的用心:“他的大本事就是使我们丧失时间,因为他相信这样可以从中占到便宜。”实际上,大会一切重要事宜都是由俄、英、奥、普四强在幕后秘密商定的。难怪有人讥诮说:“会议不是在进行,而是在跳舞。”幕后外交活动并未使欧洲列强在重大问题上取得一致意见,它们为争夺领土和殖民地勾心斗角,矛盾重重,几乎使会议破裂。梅特涅不甘心会议就此流产,乃随机应变,首先放弃了奥地利对尼德兰的主权要求,使自己处于强有力的发言地位。会议争论的中心问题之一是俄国、普鲁士对波兰和萨克森的领土要求问题。

18世纪末,波兰遭到俄国、普鲁士、奥地利的三次瓜分,从欧洲地图上消失了。1807年,拿破仑战胜第四次反法同盟后,在原来被普鲁士占领的波兰领土和奥地利占领的部分波兰领土上建立了一个“华沙大公国”,作为自己的附庸。早在1813年就已对“华沙大公国”实现了军事占领的沙皇俄国声称,要建立一个波兰王国,由俄国沙皇兼任波兰国王。普鲁士坚决反对将自己在波兰的占领地白白地让与俄国,但又没有胆量得罪俄国,于是就强烈要求补偿损失,将过去拿破仑的忠实同盟者萨克森的领土全部划归它所有。梅特涅对此表现出很大的戒心。因为萨克森是德意志境内经济较发达的地区,如果普鲁士的要求得到满足,它就会立即变得强大起来,成为德意志境内压倒奥地利的力量,这是奥地利所不能允许的。同时梅特涅也担心俄国向西扩张会对奥地利造成威胁,但他又不敢公开对抗俄国,于是只好寻求与他国联合。英国早就感到俄国、普鲁士的扩张会破坏欧洲大陆的均势,正想以奥地利作为对抗俄国的筹码,英、奥一拍即合;法国也害怕东邻普鲁士的强大,亦站在英、奥一边。利益上的一致使英、奥、法三国于1815年1月3日签订了秘密同盟条约,规定三国若受到他国进攻,要互相援助,法、奥各出兵15万,由英国供给武器。条约矛头所向显然针对俄、普的分赃计划,俄国不得不有所收敛。经过激烈争论,俄国虽然得到了波兰的土地,但比预期的要少,普鲁士也只得到萨克森领土的一小部分,二者原有目的都没有达到,奥地利却仍可以继续占有波兰的加里西亚地区。梅特涅成功地借用英、法之力与俄、普对峙,在有利于奥地利的前提下,实现了新的势力均衡。

在维也纳会议讨论德意志各邦组织形式问题时,梅特涅故伎重施。当时德意志分裂为几十个大小不等的封建邦国,奥地利和普鲁士是其中最大的两个,而普鲁士各方面的实力都表明它将超过奥地利,所以普鲁士跃跃欲试,开始与奥地利争夺德意志霸权。对此,梅特涅认为,德意志民族在这种情况下宜分不宜和,因为各邦合并会导致普鲁士的强盛,这是奥地利不愿看到的事情。他坚持避免超越于各邦之上的权力,主张“实力均衡”的原则,提出建立一种有别于分崩离析的德意志民族神圣罗马帝国的制度,即将德意志民族的35个邦国和4个自由市组成松散的德意志邦联,各邦享有独立的主权,设立一个由各邦代表参加的、以奥地利为议长的邦联议会。由于奥地利在德意志各邦中的传统影响,也由于各大国不愿看到一个统一的德意志,梅特涅的方案得以顺利通过。1815年6月8日,德意志邦联正式成立,梅特涅自任邦联议长,这进一步加强了奥地利的影响,而德意志的分裂局面却仍将继续保持下去。借大国力量,维持奥地利、普鲁士的平衡并使奥地利略占上风,梅特涅真可谓用心良苦。正是通过梅特涅的各种外交手腕和频繁的幕前幕后活动,才确保了奥地利在欧洲及德意志邦联中的优势地位,维也纳与会国因此将梅特涅称为“蝴蝶大使”。

1815年6月9日,维也纳会议结束。根据会议的最后总决议,除波兰、萨克森的领土各归其属外,奥地利还收复了意大利的蒂罗尔、伊斯特利亚省,奥属尼德兰并入荷兰,但在意大利北部得到补偿,即伦巴底和威尼西亚重新划归奥地利,意大利仍处于分崩离析的状态;英国取得了马尔他岛、毛里求斯等地;法国退出1792年战争开始以来所占领的全部土地,恢复战前疆界;恢复欧洲许多国家封建王朝的统治。从此,俄国和奥地利取代法国成为欧陆的盟主,欧洲再次形成均势格局。

维也纳会议是欧洲近代史上的一次重要会议,它满足了反法联盟主要成员国重新分割欧洲领土和掠夺殖民地的要求,重新安排了欧洲的政治地图,巩固了欧洲大陆的封建统治。凡此种种,梅特涅均扮演了重要角色。正因如此,有些史学家把会议后建立起来的国际秩序称为“梅特涅体系”。不难看出,梅特涅既是一个执著地为奥地利谋求利益的圆滑的外交家,也是一个力图保持各国均势进而维护整个欧洲暂时和平的保守的政治家,是旧制度、旧秩序的忠实卫道士。维也纳会议结束后梅特涅写给巴登大臣贝尔施泰德的信或许更能说明他的心态:“时代在疾风暴雨中前进;要想用暴力阻止它迅猛的步伐是徒劳无功的,只有通过坚定、克制和明智,通过联合起来的并在联合中经过周密考虑组成的力量去减弱它的毁灭性作用,秩序的维护者和朋友们所能做的唯此而已……我们的目的一言以蔽之,即维持今天的现状,别无其他。做到这一点,一切都得救了,甚至连已经失去的东西还能部分地取回,而在这一点上必须集中个人的一切努力和因相同看法和相同利益而携手并进的人的一切共同措施。在像今天这样的时代里,从旧的结构过渡到新的要比从新的倒退到已经灭亡的旧的事物有更大的危险”。

图片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及时删除

首页时政